你的位置:盛煌开户 > 业务范围 > >上海女教师将学生哄骗至废楼,对她说:老师帮你洗头,随后倒下了一瓶硫酸
热点资讯
业务范围

上海女教师将学生哄骗至废楼,对她说:老师帮你洗头,随后倒下了一瓶硫酸

发布日期:2024-06-14 21:51    点击次数:185

法庭上,一个女人痛哭流涕。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受害者。

当真正的受害者,头缠满纱布,坐着轮椅被推出来时,

在场的所有人都愤怒不已,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个女人撕碎。

她究竟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与受害者有何深仇大恨?

1968年,杨玉霞出生在上海一个普通工人家庭。

母亲很强势,经常跟父亲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不可开交。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杨玉霞养成了脆弱敏感、自卑懦弱的性格。

为了摆脱家庭的束缚,她学习非常努力,考上了一所师范学院。

脱离了母亲的控制,她变得自信独立,人也更漂亮好看,吸引无数追求者。

大二那年,她在马同学的猛烈追求下,彻底沦陷了。

一开始,男友对她关怀备至,很是甜蜜。然而,新鲜劲一过,男友就劈腿了。

杨玉霞很生气,控诉男友不能这么对待自己。

男友却不以为然,甚至嚣张地搂着别的女孩,在她面前招摇过市。

瞬间,一股报复的邪念涌上心头。

一天,她趁男友家里没人,拿着斧头进去乱砸一通,又放了一把火,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男友的父母得知后,觉得自己儿子也有错,表示可以不追究她的责任,但两人必须断绝来往。

她的第一段感情,在一片狼藉中彻底结束。

初恋的失败,让杨玉霞对爱情没了向往与期待。整个大学期间,她都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

最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被分配到上海一个小学任教。正式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但人民教师该有的品德,她是一点也不沾。

工作后,看着同龄人一个个都结婚生娃。

杨玉霞再不期待婚姻,心理也有点着急。

她的父母比她还要着急,直接托媒人给她介绍了个对象,李春生。

李春生不仅长得高大帅气,学历又高,工作又好。杨玉霞实在是没什么可挑剔的,便答应父母,试着跟他相处。

恋爱半年后,两人就闪婚,并怀了孩子。自从怀孕,丈夫体贴照顾,婆婆对她照顾有加,一点家务都不让她做。

她以为,自己运气好,嫁了一个好人家。没想到,孩子的到来,并没有让丈夫和婆婆更疼爱自己。

因为婆家重男轻女,自打女儿出生,就没给过她好脸色,总是怪她生了个赔钱货。

她受尽了委屈,丈夫也天天跟她吵架。她忍无可忍,跑回娘家。

丈夫也没有要来接她回家的意思,反而巴不得她赶紧滚。

就在她回娘家的那段时间,丈夫跟其他女人勾搭了在一起,甚至在外面租了房,过起了同居生活。

杨玉霞心灰意冷之时,碰到了发小徐国初。多年未见,自然有聊不完的话题。

她向徐国初大吐苦水,没想到徐国初也和她有相似的经历。徐国初结婚四年,这两年和妻子矛盾不断,经常争吵。这不,他也是回父母家躲清静的。

同是天涯沦落人,两颗心越走越近。

为了能跟徐国初约会,杨玉霞对丈夫各种挑刺,引发争吵,借此外出。

徐国初则以工作出差为由,瞒着妻子。到后面,两人直接在外面租房筑爱巢。

那段时间,杨玉霞过得十分快乐幸福,不用顾虑家人,不用顾虑自己的身份。

缠绵过后,两人商量好各自离婚,然后和对方结婚,一生一世在一起。杨玉霞被甜蜜冲昏了头脑,当即回家跟丈夫去民政局离婚。

当天就去找徐国初,想给他一个惊喜,想告诉他,终于能跟他长相厮守了。

然而,徐国初看到离婚证的那一刻,愣住了。

他没想到,激情后的承诺,杨玉霞当真了。他压根就没想过要离婚,跟杨玉霞相好,不过是为了一时刺激。

至于给她一个家,别傻了,他本来就有家,有孩子啊。

看到徐国初的反应,杨玉霞非常不满,大声质问他是不是反悔了。担心杨玉霞乱来,徐国初只好哄骗她,自己一定会娶她。

但一天天过去,徐国初还是没有行动。杨玉霞坐不住了,威胁徐国初,再不离婚,就把两人的婚外情告诉他妻子。

见她性格如此偏激,行事如此极端,徐国初更不想跟她结婚了。

为了彻底甩掉杨玉霞,徐国初回家主动向妻子认错。

看在孩子的份上,妻子选择了原谅。当杨玉霞找上门时,早有心理准备的她,直接把杨玉霞轰走。

杨玉霞大失所望,发短信恐吓徐国初,逼他出现:“最近几天,一定要看好老婆孩子,要是发生意外,可别怪我没提醒。”

徐国初看到消息,心中隐隐有一些不好的预感。怕妻女受到伤害,他主动约杨玉霞到出租屋见面。

他诚恳地向杨玉霞道歉,并拿出5000块钱,希望她收下以后,一拍两散,互不打扰。

可杨玉霞不要钱,只想当他老婆。徐国初无奈地找到杨玉霞所在学校的领导,希望学校领导出面解决。

结果,这事在杨玉霞的学校闹得沸沸扬扬。大家看她的眼色十分不屑,还孤立她,在背后议论她。

一点一滴,激起了杨玉霞报复的欲望。

杨玉霞心想:你不是为了孩子不离婚吗,那我就对付你的孩子。

她偷偷跟踪徐国初正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小君,并准备了一瓶95度的浓硫酸。

1996年9月的一天,杨玉霞来到小君的学校,谎称是小君妈妈的朋友,帮忙接小君回家。

顺利接走小君后,她连哄带骗,把小君带到一处废弃的建筑工地。

拿出硫酸,笑着对小君说:“来,阿姨帮你洗头发。”

然后将浓硫酸浇到小君头上,被硫酸灼伤的小君痛苦地倒在地上惨叫。

听到小君哭着喊妈妈,她突然想起,还有一个女人毁了她的幸福——徐国初的妻子,顾夏萍。

她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顾夏萍上班的地方,把她拉到角落里,把剩下的硫酸泼到她脸上。

行凶后,杨玉霞快速逃离现场。

这便是震惊全国的“杨玉霞泼硫酸案”。

顾夏萍和小君相继被发现,送到医院抢救。

幸运的是,母女俩都捡回一条命。不幸的是,小君容貌尽毁、双目失明,半边头发掉光,仅植皮手术都做了十几次。

可怜的小君,才8岁,还没来得及领略世界的美好,就再也看不见这个美丽的世界。

失明前,看到的一切,将会成为她终生的噩梦。而顾夏萍,颜面、双上臂、背、膝等7%的皮肤被烧伤。

但身体再痛,也不及心痛,心爱的女儿变成这副模样,她也许会后悔,也许会自责。

后悔没有跟那个背叛婚姻的男人离婚,自责自己没有看好女儿,令她惨遭毒手。

悔恨,将伴随她一生。

杨玉霞自知逃不掉,在父母的陪伴下,到公安局自首。

1996年10月24日,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站在被告席上的杨玉霞,黑瘦矮小、眼袋垂肿,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

她穿着碎花衬衫,戴着眼镜,斯斯文文,说起话来细细柔柔。

见到她的人,都很难相信,这个看似文弱的女人,竟是那么的恶毒无情、疯狂残忍。

顾夏萍脸上、身上都缠满了纱布,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出席法庭。

见到杨玉霞的那一刻,她情绪激动:“你怎么下得了手?你还是人吗?”

陪审员也忍不住问:“作为人民教师,你怎么忍心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去伤害一名天真无邪的小学生?”

杨玉霞一脸无辜地说:“徐国初最疼爱他女儿,我只想让她吃点苦头,来惩罚徐国初。”

甚至挤出了几滴鳄鱼泪,企图让法官同情她:“没想到硫酸的威力会这么大,看见痛不欲生的受害者,好想替她们受伤。”

那些男人也许受她这一套,但法官不会。

1996年12月10日,经过庭审,杨玉霞因故意伤人情节严重,被依法判处死刑。

被判处死刑后,杨玉霞痛哭流涕,声泪俱下地忏悔,不停地给顾夏萍母女道歉。

可是,世间哪有后悔药买。最终,在一声枪响下,杨玉霞为自己的冲动买单,结束了她28岁年轻的生命。

事后,有人说,杨玉霞有自首行为,有忏悔心理,而且按照当时的《刑法》,最高也就判个7年,不应该判死刑。

法庭认为,杨玉霞并没有第一时间自首,而是回家换洗后才去自首,故意损坏证据。

且伤害一个人后,继续去伤害第二个人,故不认可她的自首行为。而她的忏悔,不过是为了减刑,不是出自真心,不能用作量刑的标准。

她伤害的,是一个无辜的8岁孩子和孩子母亲,她毁了两人的一生。

1997年《刑法》修订,虽然减少了死刑的量刑,但规定了,“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者”,可处以死刑的量刑标准。

手段如此残酷,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警戒世人。她虽然已经死了,但她的罪行并未赎清。

顾夏萍的婆婆,到医院照顾母女俩时,听到一群人聚在一起咒骂她的儿子徐国初,觉得无地自容、羞愧难当,心脏病突发离世。

案发40天后,杨玉霞的婆婆,给孙女洗澡时,突然倒地不省人事,生命戛然而止。

小君失明后,去了一家盲童学校上学,但由于生活不便,只上了一个学期就辍学了,之后一直宅在家。

杨玉霞的女儿,被同学孤立,性格变得极端扭曲,邻居说,几乎每晚都能听到她歇斯底里地吼叫,估计心理出现了问题。

不可否认,杨玉霞的一生,遇到的三个男人,都伤她至深。但,这也不是她报复别人的理由。

更何况,她一个人犯错,5个人为她的错买单,当中还有她自己的亲生骨肉。

只能说,她死有余辜。

人生坎坎坷坷,跌跌撞撞那是在所难免。但无论如何,都应该保持理智,放平心态,正确面对一切得失。

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有夜尿”和“没有夜尿”的人,哪个更健康?医生给出了答案